您当前的位置 : 龙泉新闻网 >> 瓯江源·龙泉 >>正文

小狗找到家了

2021-08-23 来源:今日龙泉 记者:邹叶

  小狗找到家了,不久楼上楼下都得到这个消息,大家感慨一阵,感到一点各自的寂寞和安心。

  小狗最早是清洁工老谢发现的,也最早和他熟起来。老谢不爱说话,空了蹲在绿化带边编藤椅,一天早上,发现椅子下藏着坨小灰团子,就是小狗。等到藤椅编好了,小狗也自顾自在垃圾站住下,老谢天天坐藤椅上,用绿化带里掉下来的枯竹编扫帚。我放学回家,十有八九碰见小狗陪老谢编扫帚,他仔细地薅掉竹枝的叶子,剩下光杆,一束束整洁地理好,细竹杆在指尖灵活翻飞,一周可以弄好三四把,用来扫过的地面,留着缕缕水痕,小狗在上面蹦蹦跳跳,长出一串串花脚印。

 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小狗变成了所有人的小狗,我们这栋楼都喂它。有时我早餐留一个蛋黄,它一口吞完了,没尝出味道,摇尾乞怜地瞧我,瞧得我莫名其妙生出愧疚。周末炖骨头汤,吃剩的,用纸巾包了,也带给它吃,小狗欢喜异常,拼命转圈,让人感受到了十倍回报的盛情。

  我们谁都没觉得有权利给它取名字,就一直叫它小狗,招之即来挥之即去。后来物业不让喂,老谢每天问有没有想养的,虽然土狗在城市很难办狗证,但没多久也被熟人领走了,听说新家有院子可以玩,还常吃肉,胖不少,有福得不得了。天地之大,总容得下一个小小的生命。

  从此我不用每天担心垃圾车的危险。车子一天来两回,凌晨和傍晚,后门敞开把五颜六色的垃圾吞进去。小狗被庞然大物的力量激得兴奋,冲来跑去,我担心它被车撞到,进而对卡车的钢铁之躯生出敬畏,人们创造它们,操控它们,也曾命丧它们,想到小狗这样更弱的活物,才又记起自身活在世上的渺小。

  初春时节,我放学回去,路过排排一样的房屋,知道快要到家了,小狗像一个小小的句号守在十号楼下,迎上来洁净的杏仁眼,眼中淡灰色的瞳孔,印着这日复一日的安宁,日复一日的尘世。

  城市的云脏兮兮, 长久地困在半空,最后变成不云不雾的一大片。城边有山也有湖,我们从这里望,极尽目力也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,于是只能从绿化带观察春痕,几颗樟树和银杏,零散的蔷薇、紫荆花,棉白和淡金的半开野花。在小狗眼里,也许每一棵草每一朵花,都有它们独特的面目,所以永远不会无聊,直到不堪蚊子的侵扰才回到屋中。偶尔从远处飘来新鲜的云,洁白、蓬松、润泽,这种云不易保存,晚风一吹,就化为雨点,走向利落美满的结局。

  小狗趴在我身边,一身细绒,渐次铺满较长较深的棕毛,触到我的腿,碎碎痒痒。东边升起明亮的一角云层,风阵阵滑过,变得清凉,雨过后,太阳会从那里探出来。小狗休息好了,突然冲到雨幕里去,带回满头满身快活的水珠,溅湿我裙边,它觉得好玩,愈发起劲,低低地吠叫。我看看小狗,又看看雨,长久发呆,觉得做人也好,做小狗也好,都闹腾难停,不如去做人间的云雨。

  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春天,并不忙碌,和小狗一起的春日雨天,突然意识到我已不再年轻,但也远未衰老,仿佛静止于时间的横轴,大把青春,静静耽留,不愿离去,懈怠和平庸自暗处虎视眈眈,生活沿了不肯舍弃的记忆,咬着我的后脚跟而来。

  也许不一定有人理解,我对这座城市的归属感,就从一天天长大的小狗,不苟言笑的清洁工老谢,吵过架的超市老板娘,隔壁练琴难听的小学生,成群来家里看电影的友人,喂不饱的流浪猫,偷折的蔷薇花,观察过的云朵,四季不同的风中慢慢长出来。

  爸妈总觉得外面的世界隐藏了无数坏人,把我养成了一个羞怯,敏感,不曾受过苦的孩子,正因如此,我反而去相信陌生人,相信很小的事,很卑微很平凡的生命。如果在藏满坏人的世界里,流浪的小狗小猫也能安全长大,花花草草暮暮朝朝如约而至,那人与人之间,生命与生命之间,生命与大地之间,必然有某种真诚的约定,有光明美好的未来。

  小狗不在的日子,有点怀念,但其实它还在时,无人在意它,跑丢两三次,连老谢也没去找,几天后它又默默回来,有时身上带着抓痕,却坦然且没心没肺的样子,小狗大概自出生以来没有过家,便不害怕变成丧家之犬。

  它在自己身上找到一个家,宁静午后,埋头藏到卷曲的毛深处,涌动的兽的气息,回去原始的梦,徜徉于天空、森林和荒野,无尽、无尽的自由狂奔。我想起小时候,世界同样是我的故乡,四面八方皆为序章,我成长,我试探,确立自我的同时,画下自我的局限,心甘情愿遭遇规训,以便拥有日益精巧逼仄的立足之地。

  当我终于踏上旅城,来到由人类而非自然划定的城市族群,追求一座千金的房子,一个独立的房间,来作为家。坐进这样的房子里,透过绿化带观察春痕,打着草稿,不懂感恩和餍足,竟说我的王国不在此间。

  我和小狗靠近房檐,风和雨水斜打下来,那些风雨穿过我们的身体,带上故乡的气息,在这座城市扎根生长。我们不说话,默然浪费光阴,此刻存在大于言说。

  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这么简单,这么古老。再早一些,这些都是可以写到诗歌里去的,平凡温柔的存在。

  蒹葭和白露为伴,乌鹊南飞,鸟鹿和鸣,羊羔和牛犊在黄昏里慢慢食草,慢慢归去。

  小狗也找到家了。

编辑:季靓
##########
<span id='dcOnaA'><var></var></span>
    <small id='lQFmsX'><b></b></small>
      <comment id='sMgnCCiK'><bgsound></bgsound></comment>
        <basefont id='LmB'><abbr></abbr></basefont>
        <blink id='JvrCGNKY'><dfn></dfn></blink><tt id='JGxhmNO'><kbd></kbd></tt><comment id='Gfq'><var></var></comment>
          <s></s>
          <b id='pOtPtCM'><person></person></b>